当出庭答辩时,您该準备甚麽證据?

您的目的是要證明您没有或无法违法, 捏造藉口是无法證明您的清白的.  所以当您宣称「我只是跟著大家的车速走」或「我不知道我的车速有多快」或「其实有另一个驾驶者的车速比我更快」,这些说词对法官来说并不具有多大的说服力。除此之外,对法律的无知也不能成为您的辩护。「我没有看到时速限制的标誌」或「我以为我可以开到路肩」或「中国的法律跟这里的法律不一样,所以我有点搞错了」等之类的辩解对您的答辩是没有帮助的。

如果当时有雷达侦测器探测到您的车速,试著向法官證明当时有很多车在您的左右,雷达侦测器可能无法準确的探测到您的车速。如果您当时是为了避免一场意外而做出紧急操纵,记得出示相关證据。有时罚单的公平性可以影响法官的决定。举例来说,有些交通警官喜欢在高速与低速交接地带拦截驾驶者。如果您原本开在限速为叁十五里的地段,然後在突然进入限速为二十五里的地段时被警官拦截,记得於法庭上出示这段證据。

如适用,该如何出示这不公平的超速拦截?

拍下您被拦截的地段区域,且谨慎的出示时速限制的标誌。如果您的能力所及,指明警官是在您进入低速区的几呎内拦截您的。

还有其他什麽事情是可以提辩或上呈的呢?

雷达侦测器一般都很準确,如果这些仪器有受到适当地维修或处理。但警官有时候会藉由保持距离地跟随您, 使用警车的时速显示器来衡量您的车速。这些测量并不是很準确,所以如果您当时有其他乘客在车上, 有注意到您的车速,或许他们可以替您出庭作證。

警官也是人,他们也会犯错。所以当您出庭时,準备好有力的證人、图片證据或是能證明您清白的合理说词,这样或许您就有机会赢得这场官司。但记住,警官或检察官只须有足够證据證明您犯罪的可能性高於您无辜的可能性(他们只需證明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可能性您的确违法了)就足够. 所以检察官或警官的举證责任并不高.

若法官判定您违法,该怎麽办?

别生气,您有下列几个处理方式:1)缴交罚款,大部份的法官会看在您出庭的份上减少罚款金额,或2)您可对法官的判决进行上诉。

如要上诉,您必须在法官判决後的叁十天内提出书面上诉通知。所有的上诉费用将由您负担,包含$220的申请费用。高等法院会审阅您的上诉,但高等法院只会检视当时呈现在交通听證会上所受争议的记录/證据,也就是说,您不能提供新的證据。如果抗辩您的罚单对您来说很重要,我建议您雇用一名律师来处理您的上诉。上诉与单单呈交證据的交通听證会相比,複杂的多了。

如果拒绝缴交法官判定的罚款呢?

这会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决定。您未缴交的罚单会被寄到讨债公司,负面影响您的信用记录。更重要的是,如果您不缴付罚单,会导致您的驾驶执照被暂时吊销。  如果在职照被暂时吊销的情况下您继续开车, 您能受到刑事指控。所以,忽视一份微小的交通罚单有可能引起越来越严重的刑事指控,导致您失去您的自由。

 

本文是由李与李律师事务所所提供, 仅为教育参考, 目的在於提供给读者一些普及的资讯和对法律大体上的认识, 以上讯息可能因为法律管辖区不同或法律的更变而有所不同.  本文并不提供於读者任何具体的法律意见, 成立读者与律师之间的任何委託关係, 或取代读者管辖须内其他据有法定资格与执照的法律专家之意见.  为了您能得到更正确而有效的法律协助, 请联系当地律师做实际咨询.